首页 >> 专访 >>专访 >> 富二代地产大亨超级收藏家黄建华的艺术世界
详细内容

富二代地产大亨超级收藏家黄建华的艺术世界

他是地产大亨、资深收藏家、富二代,他又是传说中的“圣诞老人”,他拥有庞大的地产、数不清的当代艺术作品以及45件达利作品、14万瓶红酒、70多件石窟佛像、40多件青铜器等等…

1dbb0005b972d5bf39e3.jpeg

地产大亨超级收藏家黄建华

从小养成喜欢收藏的习惯

艺姐:黄老师您好,我们都知道您是资深的收藏家,又是侨福集团的老总,您是从什么时间开始喜欢收藏的,能跟我们讲一讲吗?

黄建华:从小就开始喜欢收藏,从小养成一个好的习惯或者坏的习惯,东西拿到就舍不得丢掉。我小的开始集邮而且有很多邮票,结果我从英国回来的时候,放在我妹妹的家里面,叫她帮我管理好,结果就不见了。她是我妹妹,我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。那时候还收藏唱片,我是六十年代、七十年代初所谓愤青,喜欢重金属摇滚乐,收了很多唱片。没有钱买画,那就是自己在学校也画过画,搜集海报,自己做个木框把它挂在家里面。

很早受父亲影响 喜欢收藏各类东西

我最早是受到我父亲的影响,他到英国来看我,然后领着我去买油画,十九世纪的油画,还蛮贵的,那时候是将近两万英镑。从那时候我对油画那种感觉就开始有,等到口袋有钱了,赚有一点点钱就开始收集。从香港开始,红酒、雪茄、茅台,加上最早收的是中古画,就是明末清初的那些,后来又有张大千、齐白石等等。

从中国艺术圈的“F4”开始 进入中国当代艺术收藏

可是我那些东西主要都是来自佳士得,不是在市场上买的,所以佳士得的东西应该比较靠谱。后来就是因为怕假,我就转向了欧洲的油画,毕加索开始买这一块的,后来在九十年代初开始到中国,开始参与中国的798,上海莫干山,我就开始看当代油画,最早收的应该是王广义、岳敏君、张晓刚他们所谓“艺术圈F4”,就认为你买了这些你才进入中国当代艺术,要没买就不能当做收藏。

中国写实油画 从陈逸飞作品开始收藏

写实油画方面的收藏,我最早接触到的是陈逸飞先生的作品。那时候他的工作室在上海,我去他家买了两张画。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故事,我说陈老师我很喜欢你的画,我想收藏,也不知道怎么讲,应该多少钱,你一幅画多少钱呢?他说你心里有什么想法?我说我希望能够一百万买你三幅画,他说不可能三张,最多两张,我说那就两张。但是我说,画总要我自己挑嘛对不对,我选了两张最大幅的,这两张最大的还没完成的。我就这么开始和他做朋友,他来香港看过我几次,就没想到走得那么快。我最早收藏写实油画就是陈逸飞的油画。后来才开始有王沂东、艾轩等写实油画的。

艺术家对我的影响很深 让我的生活品质有所改变

艺姐:您对艺术家和艺术品的选择有没有自己的一些判断和标准?

黄建华:艺术家你要跟他互动,我发现艺术家的思想是非常窄的,他只面对作品,谈他自己的事情,其他外界的一些事情接触的比较少。我们就不同了,比较广泛,我们要谈房地产,谈餐饮,也谈中国画,也谈写实、当代艺术等等。你单独跟他对谈的时候,从他那边可以学到很多对艺术的观感,每一个想法都不一样,就培养了自己也对这方面也有很大的兴趣,这会让我的生活品位发生变化,以前盖房子是把房子盖好就行,现在不行,不但要盖好房子,还要把里面的每个细节都做到位,还要有艺术空间,让它变得更人性化。所以在艺术收藏方面做了很久,跟着艺术家一起,其实对我的影响也很深。

很多艺术家都走的非常辛苦 需要漫长的时间改变市场环境

艺姐:在您进入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时候,当年中国整个收藏界的环境是怎么样的?

黄建华:我刚开始接触中国当代艺术的时候,其实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刚刚起步的时候。我觉得现在跟那时候差不多,感觉国家体制对当代艺术也帮不了什么,他们自生自灭,市场上太多的艺术家都很辛苦,每一个人都很辛苦,只有少数那几个人成功了。虽然,成功了但也一路走的非常辛苦,我经常到他们的工作室去看他们。我觉当代艺术这块,本身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来改变这个市场环境。

做中国最大的达利作品收藏家 拥有45件达利作品

艺姐:在您的地产周边,包括您的一些资料我们都会看到,您收藏了很多达利的作品,达利他是一个艺术界的魔法师,您能跟我们讲讲最初达利什么样的品质吸引到您,后来收藏了那么多他的作品?

黄建华:一方面是自己要求,一方面是缘分。在偶然的一个机会下认识了一个朋友,介绍有一个西班牙收藏家收藏达利作品。后来我到他家里去看,真是不可思议,他有一百多件达利的作品,像一个大珍宝一样。我就跟他谈,我说想做中国第一个最大收藏达利作品的收藏家,他给我价位也很便宜,我当时一共买了四十二件达利的作品。你要买一件两件是不好跟他杀价钱的,买四十几件他会心动,数字大,所以也比较好杀价。就在上周我又买了三件达利的作品。

为南京艺术学院捐赠十六件艺术品 包括2件达利作品

艺姐:南京艺术学院是中国唯一拥有达利作品的艺术院校,而且还是你给捐赠的?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南京艺术学院?

黄建华:第一我跟南京艺术学院的书记是很好的朋友,而且我对南京很有感情,我在南京也有酒店,我也认识很多南京那边的人。我一直有一个想法,就是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带领当代艺术进入校园,学校是最珍贵的地方、也是最需要知识的地方,除了我的大楼以外,我就选择几个学校,也是一种缘分。我们在聊天的时候,我说我捐几件作品给你们学校?他说好啊,后来我一共捐了有十六件作品给南京艺术学院,其中就有两件达利的作品。我当时给南京艺术学院说把学校的一个草坪留给我,起个名字叫“乔富园”,我来用艺术品塞满它,但是不能扩建,你扩建我就塞不完了嘛。

接下来还有,我跟清华大学也在谈,还有南京大学也在谈,中国国家博物馆我一共捐了七件达利的作品,我希望能收藏更多的作品,我会继续做。

我觉得收藏不要放在自己家里面看,应该给人家看,我发觉收藏是一个过程,这东西你必须要交出去给社会,我就希望放在学校、博物馆这些地方给大家看。

艺姐:这么多年的收藏经历,包括现在把作品又回归到社会,您觉得这一路走来,您觉得收藏艺术品给您带来最大的乐趣是什么?

黄建华:很爽啊,这本身就是乐趣,就是一种成就感,我能看到自己收藏的东西摆到公共场合里我特开心。

画不一定买最贵的 买自己喜欢的就好

艺姐:现在艺术市场在中国慢慢已经进入一个特别旺盛的阶段,也有新一代的收藏家陆陆续续的加入到这个队伍当中,您作为一名资深藏家,能分享一些你的收藏经验吗?

黄建华:我觉得我更关注的是普罗大众的艺术品,因为我们中国穷了那么多年,现在开始中国人每一个人的口袋里,每一个月的收入,不管你一个月收入一千两千或者三千五千,总的收入怎么样,家里已经开始比较注重居住的环境和生活品质了。过去家里就只有桌子,墙上挂几张黑白照片,我记得我小时候也是黑白照片。现在大家慢慢开始注重生活品质了,材料、家具,包括灯饰,以后就是挂画,这个画不一定买最贵的,买自己喜欢的就好,哪怕是个复制品我觉得也无所谓。我觉得这需要长时间的培养,百年树人嘛。对我更重要的是,让全民都能够享受。

艺术无国界 希望政府能对艺术市场在开放一些

第二个,政府要起带头作用,政府对艺术这边应该放手,不要控制的太严格。比如我买一张达利,毕加索的画1亿美金,我不敢拿到回来,拿到中国来纳税要到三千多万。第二个艺术家在全世界都这样的,都不应该缴税的,没有个人所得,有买卖的交易税,在英国17.5%,我们中国也可以这样做的,然后合法缴税。其实应该更加开放一些,开放后事实上也有好处,中国的好画人家喜欢,让它出去,也让外国的画能够进入中国,艺术是没有国界的,这样才能把市场带起来,目前的市场还蛮乱的。

收藏的当代艺术作品已数不清楚 红酒已收藏14万瓶

艺姐:这么多年,您大概收藏了多少件艺术品?

黄建华:数不清楚,我知道有几件佛,石窟的佛我大概有七十多件,还有青铜器四十几件,当代艺术数不清楚。这么讲吧,红酒我到是记得很清楚,我大概收藏了十四万瓶左右的红酒。

艺姐:这些年你花了多少钱收藏这些艺术品,能透露一下吗?

黄建华:人家问我现在值多少钱,反正我也不知道,花了多少钱也搞不清楚,每年都在买。我今年到7月为止就买了一个多亿的艺术品。

艺姐:就今年一年,应该是半年的时间?

黄建华:1月份到现在7月份买了一个多亿。

收藏是一种态度 买艺术品只要喜欢就不要考虑他的价值

艺姐:您的这些收藏品全部加起来,您觉得它能够值多少钱,用人民币去算的话?

黄建华:不值钱。

艺姐:为什么?

黄建华:跟我的房地产比较那太小,我觉得这是一种态度,买艺术品,我从来不考虑它价值多少。量入而为,你说很有钱,我想买一张莫奈都买不了,一张莫奈四千万美金,我一想哇,下不了手。

凌晨三点半在澡堂里一百八十万美金买来一幅画

艺姐:在这么多的藏品当中,有没有自己特别喜欢的一件?

黄建华:我在澡堂里面买过一件作品,凌晨三点半我洗完澡刚要睡觉,三点半佳士得打来电话,下一幅就是你想拍的作品了,我儿子叫我起来说底价是五十万美金,我说加到一百万美金就好,结果他加到八十万,过了一会已经超过一百万美金了,当时感觉好火啊,我说一定要买到,最后一百八十万买下来的,这个有印象,早上三点半。

另外印象很深刻的还是陈逸飞的两张作品,买了之后我很开心,后来又把一张卖掉了,我到现在都后悔。我五十万买的,后来卖了八百多,很后悔。

艺姐:那翻了好多倍呀。

黄建华:我想再买回来,现在要买回来需要一千多万了。

艺姐:从你五十万收进来,后来卖到八百多万,这中间是时隔多长时间?

黄建华:十年时间,王沂东也是,我买了两三年卖掉了,我买的时候是五百万,卖了九百多万,也是后悔得不得了。买的时候是用心去买的嘛,花那么多心情,买的那么兴奋,结果为了钱把它卖掉了,想再换一张,怎么换都换不回来自己原来的那个味道了。

开很多画廊 做中西方艺术品的桥梁

艺姐:您不光在做乔富芳草地的展览馆,还有一些艺术区的芳草地的画廊都在做,您是想把你的作品给大众去展示出来,接下来还会有一些什么样的活动?

黄建华:希望用画廊来培养艺术家,不是让我老买东西,我也得把它卖出去才可以。我在北京798有一个画廊,芳草地有一个画廊,这里有两个展览馆,一个当代的,一个是传统的。我香港的画廊是下礼拜开幕,上海有一个,我想在台湾开一个,新加坡开一个,欧洲开两个,把画廊都做出去。我希望利用欧洲的画廊把中国的东西拿到欧洲去,也可以在那边利用欧洲的画廊把欧洲画带到我们这边来,变成我的收藏。

艺姐:做一个国际交流的平台。

黄建华:对,是的。

艺姐:现在不管是一些展览馆还是一些画廊、机构、策展人,他们对青年艺术家的推动力度是非常大的,你对青年艺术家作品收藏方面有没有自己的想法?

黄建华:我有想法,最主要我还抓了一些人帮我想,像黄笃老师,非常好,非常大气,他很乐意把这些年轻的艺术家培养出来,所以他帮我做展览,选一些青年艺术家的作品,过来一起开会探讨。

艺姐:在青年艺术家作品收藏方面,您会有自己的一些观点和标准吗?

黄建华:只要好就好了,只要用心就好了,比如我们这次鲨鱼的眼睛,二十七岁的一个年轻艺术家,作品也就几万块钱人民币。我在一个拍卖会上卖了二十万欧元,卖到十五万叫不上去了,我说谁买这幅画,再多五万,二十万,我欢迎你到北京来住我们芳草地总统套房,我亲自接待,那个刚刚叫十五万的买家说二十万我拿了,最后就把它卖了二十万。我也跟艺术家讲你不要就以为自己的画真的可以卖二十万欧元,就是两百万了,我说这是为你恭喜,但是你也要虚心一点。但是这个钱捐给了博物馆的基金会。

希望我的藏品随着家族的发展代代传承下去

艺姐:您有这么多的藏品,您希望这些藏品最终的归宿是哪里?

黄建华:放火烧掉,呵呵,没想过这个问题,我认为我最后这些藏品会随着家族的发展,传承下去。不是我个人的,属于我们整个家族的。第二代、第三代,可以让它长长久久的继承下去。在艺术方面我也在培养我儿子,一开始学校读完书以后,买每一张画我就开始跟他谈,讨论,而不是教他,讨论为什么买唐伯虎,唐伯虎是谁,他就查电脑、翻书,去了解唐伯虎了解江南四大才子,后来又看到扬州八怪等等。然后开始去市场上买卖,买画的时候,每一张画一百万、两百万,他必须要很认真的先去了解,主要培养兴趣。所以他对艺术、红酒的造诣都比我高。

艺姐:谢谢。

黄建华:谢谢。

作者:罗丽娟(乌蓝)

注:原创内容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,谢谢!


×